沈复《浮生六记》: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

唐诗宋词古诗词 2019-07-13 14:32:01


唐诗宋词古诗词唐诗宋词查询,古诗词分享!

句,道尽心中所思…


原标题:一泓秋水照人寒

作者:严勇 

出自:唐诗宋词古诗词(ID:tsgsc8)


《庄子·刻意》云:“其生若浮,其死若休。”以人生在世,虚浮不定,故称“浮生”。李白《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》云: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也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。”续庄子之意,叹人生如梦,欢乐苦短。《浮生六记》书名即从此来。 


《浮生六记》属于自传体随笔,其卷一《闺房记乐》、卷三《坎坷记愁》以其率真独抒性灵的笔调叙夫妻间闺房之乐、穷困之苦,演绎了一场人世间感人至深的爱情悲欢。读完此书,让人顿生浮生若梦,及时行乐之感。


作者沈复,字三白。以“李太白是知己,自乐天是启蒙师,余适字三白”故云“三白”。沈复写作之初“不过记其实情实事而已”;抑或“东坡云:‘事如春梦了无痕’,苟不记之笔墨,未免有辜彼苍之厚”。绝无以此博取文名之意,所以笔下能心无羁绊,超然脱于尘俗。此书一直不为人所知,直至光绪三年才由杨苏补于书摊购得原稿付梓,险使后世不知曾有沈三白其人、其事,可谓幸甚。

老子云:“夫物芸芸,各复归其根。”沈复之妻陈芸,便是大自然中最美的一朵奇葩,经历了人世间一番甜蜜爱恋后,终归香销玉殒,复归自然。芸娘字淑珍,生而颖慧,学语时,口授《琵琶行》,即能成诵。芸既长,娴女红,其形削肩长项,瘦不露骨,眉弯目秀,顾盼神飞,不但才思隽秀,而且性格柔和,深得沈复及沈母的喜爱。两人成亲后,耳鬓相磨,亲同形影,开始他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。


他们的爱情打动我的,并不是惊天动地,也非旷世绝恋,更非千古名唱,而是于细微无常之处,流露着对爱人的眷恋,对生活的热爱,对人生美好境界的追求。如夫妻新婚不久,沈复要外出求学,临行,芸向其小语曰:“无人调护,自去经心!”及登舟解缆,正当桃李争妍之候,而他则恍同林鸟失群,天地异色。居三月,则如十年之隔。每当风生竹院,月上蕉窗,对景怀人,梦魂颠倒。先生知道他的思念之情后,遣他暂归。两人见面虽握手未通片语,而魂魄恍恍然化烟成雾,觉耳中惺然一响,不知更有此身矣。


平日里,课书论古,品月评花,处处充满了生活的情趣。如,沈复问:“唐以诗取士,而诗之宗匠必推李、杜,卿爱宗何人?”芸发议曰:“杜诗锤炼精纯,李诗激洒落拓。与其学杜之森严,不如学李之活泼。”沈复曰:“工部为诗家之大成,学者多宗之,卿独取李,何也?”芸曰:“格律谨严,词旨老当,诚杜所独擅。但李诗宛如姑射仙子,有一种落花流水之趣,令人可爱。非杜亚于李,不过妾之私心宗杜心浅,爱李心深。”知己之爱殊非易得,如此叩寂寞而求音,绝少矣。


又如,沈复欲携芸游水仙庙,惜非男子,不能往。故使芸女扮男装,易鬓为辫,添扫蛾眉;加余冠,微露两鬓,尚可掩饰;服余衣,长一寸又半;于腰间折而缝之,外加马褂。芸揽镜自照,狂笑不已。悄然径去,遍游庙中,无识出为女子者。或问何人,以表弟对,竟无人识辨。此等情趣有违一般游玩之常理,为其具有叛逆性,方能从中觅出一份偷来的惬意不可,此举亦非有意气相投间爱人不能共游之。


芸娘的勇敢、聪慧、可爱,在平淡生活中表露无遗。夫唱妇随,玩无不尽兴,赏无不尽意,令人羡慕,让人捧腹。原本生活就应该很美好,只是缺少了营造诗意生活的心灵。芸娘便是这样一个灵慧巧妙、才情兼备的女子。她以热爱生活的态度爱着人世间一切美好事物,她的心中处处都装着美,装着对生活,对艺术的追求。难怪林语堂要把她誉为“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”。


沈复一生,可谓历经沧桑。早年富贵之家,经历数年,繁华不在,加上被父驱逐在外,无以为生,致使生活一落千丈。甚至到了薪水不继,要到处借钱的地步。有时借钱需要走很远的路,他没钱雇驴,囊饼徒步,夜宿土地祠,“以风帽反戴掩面,坐半身于中,出膝于外,⋯⋯足疲神倦,昏然睡去。”尽管生活很艰难,对病重的妻子却佯为雇骡以安其心,体贴备至。及至仆人阿双卷款而逃,芸形容为之惨变,沈复又言语宽慰,意释稍然。虽说“贫贱夫妻百事哀”,但清贫之中更能体现爱情在他们心中的分量。他在逆境中能如此豁达乐观,不屈不挠地活着,亦是一种超脱的精神。


芸娘在临终时云:“忆妾唱随二十三中, 蒙君错爱,百凡体恤,不以顽劣见弃,知己如君,得婿如此,妾已此生无憾!若布衣暖,菜饭饱,一室雍雍,悠游泉石,如沧浪亭、萧爽楼之处境,真成烟火神仙矣。神仙几世才能修到,我辈何人,敢望神仙耶?强而求之,致干造物之忌,即有情魔之扰。总因君太多情,妾生薄命耳!”因又呜咽而言曰:“人生百年,终归一死。今中道相离,忽焉长别,不能终奉箕帚、目睹逢森娶妇,此心实觉耿耿。”言已,泪落如豆。可知她虽死无憾。而后“来世⋯⋯”一句未完便撒手人寰,细想这未尽之言当是与沈复的来世之约吧。



山水怡情,云烟过眼。尽管生活坎坷多磨,他依然保持着一颗豁达乐观的心,遍游了大江南北。至山阴,赏西湖,上寒山,下扬州,游绩溪,过滕王阁,登黄鹤楼,临赤壁,赴重庆,抵荆州,出潼关,过齐鲁⋯⋯畅游之愉,不亦乐乎!他意兴飞逸地绘画《噗山风木图十二册》,石湖看月弹琴吹笛,与友人指点山水,评议风光,激扬胸怀,于众人赞叹之风光盛处,清醒地独出已见。相比之下,现代人的生活是多么地寂寞单调,身在困顿中已是疲惫不堪,何能够如三白那般超脱。


唯有那些经历过逆境,遭遇过困苦的人,才会懂得生活的本质,才会更加珍惜眼前的一切。即便面对苦难和绝境时,他们也会显出平和静穆的美丽。于贫寒生活中,保持陶然其乐之情趣;于喧嚣尘世中,始终不失豁达宁静之风度。


《浮生六记》文字清新别致,雅趣横生。俞平伯先生说:“《浮生六记》像一块纯美的水晶,只见明莹不见衬露的颜色,只见精微,不见制作的痕迹。”沈复用冲淡灵动的文字,娓娓道来人生之趣、乐、愁、快,于最平常的生活中,解悟平凡幸福的真昧。千百年来,人们一直在追寻幸福的真谛,殊不知幸福原本就是一种生活的态度,用乐观的心态去对待生活,生活也就在幸福之中。


夜幕降临,尘世的喧嚣也渐渐遁去。凭窗远望,皓月当空,人世间每天有多少爱恨情仇正在上演,又有多少随着今日的离去而成为历史。而《浮生六记》,却如同明月一般长存人间,诉说着沈陈曾经的幸福与忧伤,让人为之开怀,为之落泪。一泓秋水照人寒,佳人已逝,留给我的将是她对生活的一份热爱,一份真诚。以积极的人生态度面对生活,面对苦难,我们的人生定如三白芸娘一般充满诗情画意。案头的茶香弥散开来,浮现在眼前的是一份对澄明人生的向往。


-作者-

严勇,网名千里守约,80后,资深媒体人,唐诗宋词古诗词专栏作家。本文首发唐诗宋词古诗词(ID:tcgsc8),如需转载,公众号留言!

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,

回复唐诗”、“宋词”,可以查询诗词。

Copyright © 海外粉底液批发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