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代购来的资生堂、欧莱雅,或许产自这里,成本仅几毛钱…

东港发布 2018-06-28 14:03:36


资生堂、欧莱雅、倩碧、NARS、伊蒂之屋等品牌的唇彩、粉底液、睫毛膏,很多爱美女孩可能喜欢从国外代购回来,不过,你买回来的有可能是假的


  日前,记者从浙江东阳警方获悉,他们破获了一起特大跨境生产销售假冒化妆品案,涉案价值超过1亿元人民币,这些化妆品成本仅几元甚至几毛钱,却冒充国际知名一线品牌进行出售,而且售价还不低,从上百元到上千元都有。

电商平台举报

东阳境内有大型跨境制假售假化妆品窝点


  今年3月份,浙江东阳公安局接到国内某大型电商平台举报,说东阳境内有一个大型跨境生产销售假冒知名化妆品窝点,接到线索后,东阳警方高度重视,立即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。


  经过调查,民警很快锁定一家位于东阳江北街道的化妆品企业,这家企业由一对叫何某和杨某的夫妇经营,两人都是义乌人,企业开办时间是2015年8月份。


  “整个公司井然有序,有相应的人员,有各个部门,从外面看起,就是一家很正规的化妆品公司。”民警说,涉案公司的生产地点位于望江北路的一个厂区内,厂区内共有北、中、南三幢厂房,涉案公司租用了中幢厂房的4楼和6楼作为生产区和仓库,南幢厂房的2号楼第一间房间作为公司办公室,南幢厂房的1楼为货物临时堆放仓库。


  这家化妆品企业除了生产自己品牌的化妆品,民警发现它还生产销售很多例如资生堂、欧莱雅、联合利华、NARS、伊蒂之屋、倩碧等知名品牌化妆品


  东阳警方向这些品牌所有人核实发现,大家均未授权东阳这家企业生产自己所有商标的化妆品,确认这家企业存在造假嫌疑。


  随后警方陆续摸清了这家企业制假售假的基本组织框架。


  “两口子在义乌市场上有一个摊位,老婆负责接单,老公负责在东阳境内组织生产,大概是从2015年底2016年初开始大规模制假售假,这些假冒化妆品全部销往国外,大部分是销往伊朗,还有一部分销往巴基斯坦、阿富汗等国家,至于进入这些国家的流向就很难查清楚,也有可能返销回国内。”


  东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中队长王飞介绍,侦查中他们还发现,因为订单量非常大,何某自己的企业员工完成不成,就把原材料和包装盒发配到其他小的窝点,由别人雇佣农民工进行灌装、包装,灌装地点就在一栋居民楼里面。


现场查扣假冒化妆品179万件

案值超亿元


  4月27日,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侦查,专案组掌握大量证据后,在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统一指挥下,东阳公安出动警力46名,兵分三路,同一时间对两个主要制假窝点开展收网行动。


  在位于望江北路的窝点,民警现场缴获了一百多万件已经生产好的假冒化妆品,还有400万件半成品包装盒


  在另一个窝点,民警查扣了十几万件化妆品成品以及原料,主要涉及两个品牌,分别是联合利华旗下品牌面霜和资生堂旗下品牌的唇彩


  整个收网抓捕行动,东阳警方共查封生产线5条,生产设备18台,成品包装间2处,外加工窝点1个,抓获犯罪嫌疑人76人,查扣假冒化妆品179万件,包装盒440万件,根据相关化妆品品牌公司出具的的价格鉴定报告书,涉案货值总额超过人民币一亿元。


  “这家制假公司结构非常完整,有理疗室,配料室,配化妆品一个专门工作室,还有生产包装车间,仓储室,仓储包括原材料仓储以及生产之后成品仓储,整个是一个生产流水线作业,从灌装包装到外包装到成品全部一次性搞好。”民警说。


  在现场一个仓库里,民警发现堆满整整一个屋子的蓝色黑盖化工桶,桶里面装满了膏状的原料,这些不知名的原料,就是制作化妆品的主要原材料,并且在生产过程中没有经过任何检测,质量根本无法保证。

  让民警更为吃惊的是,从查获来的销售单里,他们发现这家企业外销的制假化妆品只要一块多,甚至是几毛钱,但按照成品的价格价格可以翻几十倍甚至上百倍


  单据显示一只某品牌唇彩,批发成本价在八角到两元之间,但如果是正品的唇彩的话,基本上销售价在80到150元之间。


  “这家制假企业自己主要生产彩妆口红、粉底液等,其他的像眉笔、睫毛膏都是从其他公司进来,再包装销售。”民警说,从现场查扣的化妆品看,外包装和正品很相似,普通消费者不仔细真的很难辨认出来真伪。

  这起案件因为扣押的化妆品成品、半成品的量太大,东阳警方采取抽样送检的方式进行鉴定,通过权威机关的鉴定,最终这批化妆品被确认为侵犯知识产权的“冒牌货”。同时,资生堂、欧莱雅、NARS品牌方均出具了未授权该嫌疑公司进行化妆品生产的证明。


  “仅现场查扣的假冒化妆品就价值一个亿,之前已经销售出去的量更大,我们还在进一步核实中。”民警介绍,目前何某等8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均被刑事拘留,案件仍在深挖中。

(来自 人民日报 都市快报 编辑 陌颜)

为美丽日照点赞!

Copyright © 海外粉底液批发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