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风《浮生若梦之莲上仙》

微故事文摘 2018-09-25 14:44:48

作者:栀涵    爱听故事,爱看故事,爱写故事的姑凉~经授权发布!



青悠


001

看浮生过半,半佛半神仙。相传世间有一处名为浮生殿,殿主名唤浮生,浮生藏有一仙药―浮生若梦,得之可忘却尘世烦恼。

青莲湖畔,醉莲含苞待放,一抹悠然的身影掩映其间,软玉轻罗,裤脚微挽,露出一双莹白玉足,嬉戏于水中。墨发飞扬,斜插一支赤金的流苏步摇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湖畔的不远处,四角阁楼里人生鼎沸,络绎不绝。再过两个时辰,便是裕隆国的花灯节,送花灯于水中,写好祈福心愿,如若心诚,便可得莲上仙青悠相助。

青悠本为玉湖中修炼成精的醉莲,初化人形惊扰了游湖的百姓,幸得浮生殿主浮生相救,才免于被道士收走。

青悠无以为报便甘愿于世间为浮生收集至纯至真的喜乐一份,自此便两不相欠。

黄昏日落,青悠穿好鞋袜,飘然于玉湖之上,杏眸水润,眼波流转,浮于湖面的千万花灯,青悠一一查过,选中了一盏,唯愿尽早完成对于浮生的承诺。

002

“郡主,传言果然不可尽信,已然月余,怎得不见那莲上仙来实现郡主的愿望?”青衣小丫鬟娇面含嗔,眸中带着莫名的惋惜。

“果云,不可妄言,许是仙人琐事繁多,一时顾不上罢了。”身着米色百褶裙的娇俏女子倚在榻上,轻柔的训斥。

“是,郡主,果云再不敢了。”果云垂下了头,退于旁侧。这一幕被青悠尽收眼底,青悠理了理裙摆,飘然落下,轻挥衣袖,止住了果云正欲脱口的尖叫。

榻上的娇俏女子连忙起身,不待她问话,青悠便率先问道:“你可是齐王郡主妱筠?”

“正是,不知姑娘?姑娘可是莲上仙,青悠?”妱筠莹白如玉的悄面因为急切泛上了嫣红。青悠点了点头,二人便于紫檀木的雕花椅上落座。

妱筠的愿望很简单,她希望自己的兄长可以与他心爱姑娘尽早完婚,便心满意足。

自此郡主身边便多了一个名唤青悠的贴身侍女。青悠的想法很简单,只有了解了妱筠的兄长,才能帮他找到心爱的姑娘,才能尽早完婚,实现妱筠的愿望。

妱筠的兄长文采斐然,清润俊朗,又为齐王世子,自然不乏爱慕者,但从中找寻两心相悦者,实为难事。

八月十五过后,青悠终于寻的机会,中秋佳节入宫赏月,妱筠的兄长频频注视王家姑娘,王家姑娘双目含嗔,可不是郎友情妾有意。

青悠喜滋滋的想着,自己果然没有选错,这个心愿是最易实现的,希望兄长幸福,可不是至真至纯的喜乐。

003

齐王府花园中,金菊盛开,满院飘香,妱筠在青悠的受意下,举办了赏花会,邀请了王家姑娘清漪。

日落的余辉撒在王府的湖面上,映着满堂彩菊,两抹倩影,仿若幻境。青悠举目望了望,是时候了,他该回来了!

王家姑娘不慎落水得齐王府世子相救,自此两家成就百年之好。大婚前数日,满府都布置着张灯结彩,好不热闹!

妱筠被兄长齐渊叫去书房,出来的时候,眼睛红红,樱唇红肿,见到青悠便掩面急走。随后而出的齐渊满面凄色,拂袖而去。

青悠一头雾水,食指点住水润的唇瓣,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?妱筠红肿的樱唇又浮现在脑海,难道?青悠恍然大悟,中秋赏月,王家姑娘身侧坐着妱筠!

怪不得婚期愈近,妱筠便时常慌神,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!早就听闻妱筠为齐王义女,那她又是何苦?

青悠于妱筠榻旁落座,执起她的手,柔声询问:“妱筠,你真的希望齐渊娶别的姑娘吗?”

妱筠的眼眸如水,行行清泪顺着眼角滑落,她摇了摇头哽咽着吐出两个字:“不愿!”但不愿又如何,世间礼法又如何允许?自己到没什么,兄长那样的人,怎能被世人诟病?

“妱筠,你可愿信我?”青悠拂去那殇人的泪水,决定再帮她一次。

“自是信得,我信青悠姐姐!”妱筠声音软诺,带着一丝对未知的迷惘。

004

实则我也没什么好法子,不过是置之死地而后生!妱筠你不怪我就好。青悠轻拍偎在自己身畔的小姑娘,无声安慰。

翌日清晨,妱筠殒命于自己的闺阁中,世人皆言,齐王郡主恋慕其义兄不得,遂以死殉情!

有好事者言齐王郡主不知羞耻竟恋慕自己的兄长,也有人惋惜好生一个烈性女子,白白陨了性命!

齐渊得知妱筠离世,竟神思平静,平静的与王家姑娘退婚,平静的安葬妱筠,平静的想要去赴死!

哀莫大于心死,认定了一件事情后,反而平静了!妱筠不在啦,我去陪她就是了!幸好青悠提早发现,不然以她的法力,可是再救不下一个人了。

青悠自己也没有想到,这么一闹,这件事竟上达天听,自此裕隆皇帝陛下亲旨:无血源关系的异姓兄妹可成婚!这一旨意不知造福了多少人!

又是一年春秋,灼灼桃林里,一袭淡粉百褶裙的明媚女子坐在秋千上,外罩的蓝色纱衣随着秋千的晃动翩翩起舞,桃林入口处,隐有身影晃动。

逐渐走近,原是一男一女,男的墨发玉冠,身着墨色锦衣,浓眉,一双好看的桃花眸凝视着秋千上的女子,腰封处配了同色玉蝶,显然是姑娘家送的。

女子身着绯色衣裙,满头青丝只用发带束起,鹅蛋脸,嫣红樱唇,微微笑着,脸颊两侧有梨涡浮现。

秋千上的女子看清两人,不禁小跑了起来,眉目间满是欢喜,远远的还未走近便听见了她软诺的声音:“青悠姐姐,渊哥哥,我好想你们!”

齐渊飞身接住跑来的姑娘妱筠,眸中溢满了宠溺,两相对视,一旁的青悠实在看不下去,轻咳了两声。

“妱筠,我就要走了,来不及参加你们的婚礼,这是送与你的成亲礼物。”青悠捧出随身携带的礼盒,送与妱筠手中。

“青悠姐姐,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?”妱筠走近,执起青悠的双手,尽管早知道青悠姐姐会走,但还是不舍!

“有缘自会相见!”抱了抱身前的姑娘,绯色身影转瞬即逝。

005

妱筠,不是我不想参加你们的婚礼,实在是我命不久已!我会一直默默祝福着你们,妱筠,祝你幸福!

烟雾缭绕,百花齐放,青悠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花丛中醒来,青悠缓缓起身,清淡如水的声音传来:“青悠,你醒了。”

青悠有一瞬间的茫然,浮生?原来又是浮生救了自己吗?上一次的承诺还未兑现,念及此青悠逐步走近,轻声说到:“浮生,对不起!”

白色衣衫的淡漠女子微微一笑,她的声音似乎有安抚人心的作用:“青悠,我该谢谢你。”

见青悠不解,浮生轻挥衣袖,一幅画面浮现眼前,正是妱筠与齐渊,齐渊正在为妱筠画眉,还有她与他的孩子环绕身侧。青悠会心一笑,如此真好!

“青悠,这便是至纯至真的喜乐了!”浮生手执玉镜,镜中映着青悠的笑面。浮生收起玉镜,牵起青悠的手,柔声询问:“值得吗?”

要使妱筠假死不过耗尽修为,但她并未料到,逆天改命反噬如此严重,若不是浮生再次相救,恐怕世间再无青悠!

“值得!”青悠难得的认真。

“你可愿留在这浮生殿与我做个伴儿?听听姐姐的故事?”

“愿意的,浮生姐姐。”

两名女子相携而去,白衣淡雅,绯衣清丽,各有风华!

Copyright © 海外粉底液批发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