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若梦,此身天地一浮萍

桢干 2018-10-07 09:17:04

如果你也有共鸣,记得关注我


胸口痛。

 

从昨夜开始就断断续续的疼痛,现在愈发加重了,我知道心脏的毛病又犯了。

 

实在疼得忍不住了,从床头摸索到手机打给了120,然后静静地等待。

 

还好在门口旁的奶箱里藏了把备用钥匙,不然自己都开不了门。

 

自从去年犯过一次,现在身边总会备好一些急用物品,等会120来了,直接带着那个包包就好了。

 

疼痛依然没有缓解,屋里安静得好像时间静止了一般,我看着头顶的天花板,一丝丝凉意遍布全身。

 

是天又冷了吗?

 

120载着我来到了医院急诊,然后推我进了监护室。

 

“家属呢?” “家属呢?”  “家属呢?”

 

“我没有家属,就我自己一个人”

 

“你这样不行啊,你的情况比较重没有家属怎么行呢?”

 

“我真的没有家属,叫我朋友来可以吗,我舅妈不会过问我的事的。”

 

他们还是联系了我舅妈。

 

呵,那个女人,她躲我还来不及呢。

 

最后还是我朋友来的,陪我做了检查,帮我买了些东西也不得不走了。

 

监护室家属不能陪护。也好,原本也没家属陪护。

 

宽敞明亮的大屋子里,还有十几个像我一样的病人。白衣天使们还有阿姨们都特别好。有老奶奶时不时糊涂起来就闹腾,虽然觉有时睡得不太好,却多了许多人气儿。静静的看他们忙前忙后,好像也很美好。

 

不像我那一小屋,冷冰冰,没有一点点人气儿。下了班回来,灯也不想开,饭也不想吃,黑黢黢的就往床上一躺。饿了就起来随便吃点,生活也没有一点盼头。

 

每天下午4点是家属探视的时间,也是我最难熬的。那扇大铁门一开,看着一个个别人的家属急匆匆进来找到自家的坐下嘘寒问暖,忙前忙后,有说有笑。但没有一个为我而来。

 

这时候的我只能静静躺床上继续看天花板。没有人会来看我的,我知道,可是还是会很心酸。

 

父母过世后,我就是这尘世间一孤苦伶仃的浮萍。没有亲人,没有伴侣,唯朋友一二帮了不少忙。可是,我也想有人疼有人呵护。

 

大概这就是命了。上天先是带走了我的家人,现在又剥夺走我的健康。我才刚30岁,糖尿病、脂肪肝、心脏病,对我真是残忍啊。

 

都说家是避风港,可我就是一只残破的独自在大海飘零独自面对暴风雨的小船,没有港湾为我留下位置,我只能不停地漂流呀漂流……

 

前几天有个老奶奶没抢救过来,我听见她的亲人呼天抢地的声音,还是觉得,活着还是好的。

 

虽然生活很艰难。所以要努力。


——end——


晚安


文艺女青年的小树洞,想把故事说给你听~



Copyright © 海外粉底液批发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