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创】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

求学问 2020-03-25 20:08:03

初夏醉美的时光,偷得浮生半日闲。一起来体会不一样的阅读之旅。


还记得曾经能张目对日、明察秋毫的沈复吗?那个打小就天真烂漫的孩子,在十三岁时娶了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——芸。


有人说沈复简直配不上他妻子,也有人说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爱情。那么沈复和芸之间发生了怎样的故事?让我们一起进入今天的共读吧。

01

我生在乾隆二十八年,即葵未年冬天的十一月二十二日。时值太平盛世,生在衣冠仕宦的体面人家,又住在苏州沧浪亭畔,苍天厚待与我,真是无以复加。苏东坡诗云“事如春梦了无痕”,逝去的时光,若不以笔墨记下来,便了无踪影,未免辜负苍天的厚爱。



我少年时,与金沙的于氏订过娃娃亲,八岁上她去世了。我后来娶的妻子陈氏,名芸,字淑珍,是我舅家亲切心馀(yú)先生的女儿。她自小聪颖明慧,学说话时,听讲一遍《琵琶行》,便能背诵。四岁时,她丧了父亲,亲眷便只剩母亲金氏、弟弟克昌了——一时家徒四壁,无所凭依。芸年纪稍长后,女红习得娴熟,便为人做一些针线活。那时节,家里的三口,都靠她十指操劳过活;甚至她还负担弟弟克昌求学识字的费用,让他学业完整,不致有缺。


芸在书簏上翻到一册《琵琶行》,因为能背诵,便一个字一个字对照认着,这才开始识了字。她做刺绣的闲暇时光,渐渐也通晓了吟咏诗词,写过“秋侵人影瘦,霜染菊花肥”这般句子。我十三岁时,随母亲回家探亲,见了她所作的诗,虽然感叹她才思隽秀,私下里却怕她福泽不深。然而心意投注,不能释怀,便告诉母亲道:


“若为儿择妻子,则非淑姐不娶。”


母亲也爱芸性子柔和,于是脱下金戒指作为订礼,和芸的母亲商定亲事,缔了婚约:那是乾隆四十年七月十六日的事。



那年冬天,因为芸的堂姐嫁人,我又随母亲去她家观礼。芸与我同岁,长我十个月,自幼姐弟相称,所以我仍然称呼她淑姐。当时只见到满室鲜衣华服,唯独芸通体素淡,只鞋子是新的。看那鞋子,绣制精巧,问过,知道是她自己做的,才领会到她蕙质兰心,不只在笔墨上。她削肩膀长脖颈,瘦不露骨,眉弯目秀,顾盼之间,神采飞扬,唯有两齿微微露出,算是相貌上面,略微美中不足之处。情态缠绵,让人神消。


我问她要了诗稿来读,有的诗仅一联,有的仅三四句,多是零散、未能成篇的。问她缘故,她笑答:“没有老师指点,就写出来这般;只希望遇到能当老师的知己,把这些句子推敲补完了。”我给那些诗一并题了签道“锦囊佳句”,那是当年唐朝早逝诗人李贺的典故,当时如此,是戏笔,揣着开玩笑的心思,却不知道她后来夭寿的命运,已经在此伏下了。


当夜送亲戚到城外,回来时已经三更。我肚子饿,想找吃的。老婢女给我枣脯吃,我嫌太甜了,芸便暗地里牵我的袖子。我跟她到房间里,见她藏着暖粥和小菜呢。我欣然举箸,正待吃时,忽然听见芸的堂兄玉衡嚷嚷:“淑妹快来!”芸急忙关门,应道:“我累了!要睡了!”玉衡已经挤将进来,见我正要吃粥,便笑着睨着芸说:“刚才我要粥,你说吃完了;却藏粥在这里,专门招待你夫婿吗?”芸窘迫至极,夺门夺走了。这一来一去,惹得全家哄笑。我也负气,拉着老仆人先回去了。



自从吃粥被嘲弄后,我再去芸家里,她便都躲起来。我知道,她这是怕人笑话。


02

到乾隆四十五年,正月二十二日,我俩成婚之日,我看芸的身材,依然瘦怯怯的一如往昔。揭了头巾,两人相视嫣然。喝罢合卺(jǐn)酒,两人并肩吃饭。我在桌案下,暗暗握她的手腕,只感暖尖滑腻,胸中不觉怦怦心跳。她说自己已经吃了几年斋了。我暗暗计算她开始吃斋的时候,恰好是我当年出水痘的日子。便明白她所以吃斋,全是为我祈福。于是笑对她道:“如今我肌肤光鲜,没被水痘怎么着,姐姐可以从此开戒了吗?”芸眼藏笑意,点了点头。



二十四日,我姐姐要出嫁,又二十三日是国忌,不能奏乐,所以我们成婚是在二十二日。芸出堂应付宴会招呼客人,我在房里和几个伴娘们划拳。我输得太多,喝酒多少,自己都不记得了。只记得醒过来时,芸已在梳理晨妆了。


当日亲朋好友络绎不绝,等上了灯才开宴,很累人。二十四日子时,我作为大舅子送嫁,回来时已经灯残人静了。我悄然进房间,随嫁婆娘在床下打盹儿;芸卸了妆,还没躺下,点着银烛,低垂粉颈,不知道看什么书如此入神。


我于是抚她的肩道:“姐姐连日辛苦,为什么还孜孜不倦呢?”芸忙回头站起说:“刚正想睡,开书橱见了这本书,不觉读着,就忘了倦意了。《西厢记》我闻名已久,今天才算得见,确实不愧才子之名,只这描写,未免有些尖酸刻薄了。”我笑道:“也只有才子,笔墨才能尖酸刻薄。”



随嫁婆娘在旁催我们睡觉,我便让她关门先走,自己和芸并肩调笑,仿佛密友重逢。伸手探她的心口,也是怦然不止,于是俯到她耳边问:“姐姐的心跳,怎么如此,像舂米似的?”芸回眸微笑。


我只觉一缕情丝摇人魂魄,便将芸拥入帷帐,缠绵怜爱,不知东方之既白。


03

芸的爱情并没有什么特别,只是普通的父母之命、媒妁约成,这样的爱情在旧时无时不刻地发生着。但是,这份约定却是沈复的心意投注——这便让他们的爱情充满了戏剧性。

在封建礼教的约束下,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世俗观念深入人心。而芸却自幼喜爱吟诵词句,这一点偏偏是沈复最为惊奇和喜爱的。二人意趣相投,不久便情窦初开,你侬我侬。


张爱玲说:爱一个人,就会变得很低很低,低到尘埃里,在尘埃里开出花来。


芸就是这样一位知性的女子,含羞却勇敢,真诚而至善。她不惜扯谎为沈复藏粥,不惧身体虚弱为沈复祈福,她捧出自己那颗敏感而炙热的心,把一切的温存和美好都给予夫婿。

而且,这场令人十分艳羡的爱恋,还少不了芸对布衣蔬食生活的释然。在漫长的时光里,还能够过出风流倜傥,甚至清暖温柔的味道来,里里外外,无一处不是芸的光彩。

原来,好的爱情并不是风花雪月的骄纵和安逸,而是点点滴滴的付出和陪伴。

fdgf

而在当今时代,为什么少有人才能收获爱情的甜蜜,而大多数人却困于婚姻的围城,而愈发想要逃离呢?

我想,这个时代缺的不是完美的人,缺的是从心里给出的真诚、无畏和善良。而现代人大都期待着彼此完美,却在无意间丢失了那些美好的品质。

固然,那些世俗观念的完美能为我们的皮囊带来片刻安逸,但你永远不要忘记——我们的皮囊里包裹着一颗心,而人生是一具皮囊打包携带一颗心的羁旅.....

THE END | 求学问


作者:胡佳

编辑:小莫

图片源于网络

Waiting For You

欢迎投稿

稿件可投至求学问邮箱:hnsfxyxsc2016@163.com

  或者联系小编微信号:niansa13579(求学问)


Copyright © 海外粉底液批发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