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翼杀手丨浮生若梦 而为欢几何

湖大青年传媒 2018-06-13 16:15:43



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,like tears in rain.

 

1982年的银翼杀手停在了N 6代仿生人Roy Batty在雨中动情一呼中。作为仿生人的领袖,他拥有甚于人类的体魄与智慧。但命运对他的嘲弄在于:在被设定好的生命期限中,所有的逃亡、躲藏,反抗,只不过是造物主手中所牵的线,当既定时刻来临之时,死亡的阴影总会不偏不倚降临在他头上。

 

在2049年的,当年活下来的人们已经垂垂老矣,新的故事从银翼杀手 K——N 9代仿生人的开始,而他面对的,是一个更加混乱、破败、复杂的世界。



我是谁?

 

比起原著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》, 银翼杀手的电影系列借鉴了其部分世界观设定,特有的赛博朋克风格和缓慢的叙事节奏,使其更像一场晦涩而又绮丽的梦。

 


对“自我”的思考始终是这个科技至上的世界中不变的主题。


与前代银翼杀手德卡的迟疑来说,K的怀疑更加清晰与确定。对他来说,血肉是零件,记忆被捏造,唯一使他可以感受到“温暖”的爱情——她所定制的“女友”Joi, 也只是一堆没有实体、更加虚拟的AI。而正是在这表面一潭死水的生活中,“我是谁”的波澜却从未停止荡漾。

 

一次任务中发现的具有繁衍能力的上一代仿生人——rachel的遗骸和头发,是K自我找寻的开始,随着调查的深入, K惊喜又战栗的发现、自己手中的木马、仅存的童年记忆 ,与仿生人的奇迹——“Rachel自然繁衍的孩子” 冥冥之中好像存在着某种巧合。在已经被设定好的现实中,这一点”特别“的可能性就像黑夜中的一点萤火,危险的闪烁着,引诱着K, 让他不惜违抗上司的命令,把仅有的一切押给未知作赌注。

 

影片用前一百分钟来记录K对“自我的追寻”,从华莱士公司、童年的保育院,到黄沙飞舞的拉斯维加斯,K不断跋涉,不断发问。



在K找寻自我的过程中,与上一代银翼杀手Deckard的会面可以说是影片里最重要的一场戏:


在上一部电影中,Dekard在任务的执行过程中恋上了仿生人Rachel,两个人一起从泰瑞尔公司逃走隐居,把一系列疑问留给了观众。


30年过去了,那个坚韧、冷酷的杀手变成了一个佝偻、衰弱的老人,由于计划的安排,他被迫选择远离妻子和孩子,躲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,与一条老狗作伴。


钢琴声中,光与影在两代银翼杀手的脸上流转。时间的飞逝、埋藏于心的感情、从未说出口的话,都在这一刻凝结。



华莱士公司对两人突如其来的追捕中断了K的自我寻找,当一切看似尘埃落定之时,救了K的仿生人首领道出了残酷的事实:为了更好的保守秘密,他们挑中K作为Rachel所生女孩替代品。K并不特别,只是庞大计划中的一颗小齿轮而已。


像卡夫卡笔下始终在城堡门口游荡却永远无法进入的主人公(1)一样,虚掩的的命运之门在K面前面前狠狠的关上了。


站在洛杉矶漆黑的天幕下,“曾经拥有的作为仿生人的生活”“以为自己是人类的生活” 交织在K的眼前,那些温柔的、明亮的、冰冷的、灰暗的记忆都像是一场梦。


一切没有什么不同,但一切又已经天翻地覆。


他并不是仿生人的“神之子” 也不再是银翼杀手N9, 那”K “这个普普通的符号”下代表的又是谁呢?

 

黑夜吞噬了掉了所有的答案。

 



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?


在原著的后记中译者写到题目“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?”这个问题,其实有两个层次,第一层次是问仿生人会不会做梦,第二层次是问如果他们做梦的话,会不会梦见电子羊。(2)


如果说原著是作者对科技发展下“仿生人”和“人”的界限的理性讨论,电影则是更加诗意化、仪式感的表达:


两部电影中相似性在于无论对于仿生人ROY还是K来说,死亡好像都是命中注定的悲剧。


在第一部银翼杀手中,仿生人首领ROY BETTY的死亡是一场悲壮的就义。本不该有任何同理心的他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选择伸手救了来追杀他的银翼杀手Dekard, 当他流着眼泪在雨中道出:


“ I'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't believe.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.I've watched c-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nhauser Gate.All those ...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, like tears...in rain.Time to die.


我见过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的事物,我目睹战舰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,我看着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,但所有这些时刻,终将消失于时光中,一如眼泪消失在雨里,死亡的时刻到了。”

 

手中的白鸽振动翅膀、缓缓的向天际飞去,像是灵魂从身体中一丝丝剥离。

 

 

而在第二部中, K的死亡则显得安静与肃穆。在知晓真相之后,他没有站在任何一方,而是做出自己心中的选择,救下Dekard并让他与自己的亲生女儿团聚。当将自己手中的小马物归原主后,K躺倒在台阶上,雪花缓缓落在他的头上和手上,一切都将了无痕迹。

 

在电影里,无论是ROY像造物主要求更长久的生命,还是K努力尝试的落空,“生为仿生人’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不可改的宿命。但当仿生人拥有了像人类一样高贵的情感、并且更加积极、勇敢的面对死亡时,“人类与仿生人的界限”也不再重要,他们通过自我的选择完成了“成人”的过程。

 


 ▼


梦境与现实


在电影表现的2049年,人类居住的环境比《银翼杀手》表现的2019年越发恶化,动植物都已灭绝,终于阴雨笼罩下的洛杉矶由于气候变化成了人造堤内的孤岛,永远笼罩在没有太阳,巨大的玻璃横 而象征着人类盲目而绝望的生活——这里没有欢乐、没有希望、只有生存的挣扎和物欲的满足。

 

科幻电影的一个重要意义在于其对现实的“预言”作用,我们今天也处在这样一个越来越复杂的世界,污染加深,气候恶化,与之伴随的是人工智能等一系列科技快速发展,我们未来像是一片芒芒的荒野。

 

影片最打动我的一张海报,是K在黄沙漫漫中的拉斯维加斯跋涉的背影,也许到那一天,我们也会像K一样,独自踏上寻找的里程。

 


▶附注

(1)一个解释是:K的名字来自于卡夫卡的《城堡》中的主人公K。

(2)在原著的设定中,是否具有对动物的关怀即移情能力区分仿生人和人类的重要标志。




文字丨采编制作中心  余心怡

编辑丨采编制作中心  蒋欣陈

图片丨图一至图七均来自网络

排版丨新媒体中心  刘思琪

湖大青年传媒原创出品,如需转载,请联系我们



浮生若梦,愿你真能窥得一二

Copyright © 海外粉底液批发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