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若梦·第三折(2)| 小说连载

旧雨闲话 2018-11-10 11:42:01

浮生若梦
第三折(2)

白蛇传 · 仕林祭塔

文字 / 青湘

插图 / 南瓜



过了两天,剧场要演一折《赖婚记》。


这一折须有彩旦,可是这天几个演员说是被请去唱堂会,迟迟不来,其中就有演陈氏那位。偏偏经理又刚好出外未归,眼见戏要开演,剧场上下的人都要急死了。


也有人跑来问虞孟梅的主意。她还没说话,旁边上好妆,正坐着看报的梁艳芳倒先笑出了声:“多大点事。找个人替替不就好了?”


那人为难:“可是一时之间,上哪里去找人替啊?”


梁艳芳嗤笑一声,放下报纸:“谁没戏谁替呗。”


那人眼睛转了一转,忽然想起来:“现在好像只有陈云笙没戏,我去问她来。”


有旁人在场,虞孟梅不便多说。等那人一走,她的脸就沉下来,对梁艳芳说:“你安排的?”


她就奇怪,梁艳芳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,原来是为了针对陈云笙。


梁艳芳一听就笑了:“虞大小姐,饭可以乱吃,话不可以乱说。说我安排的,你有证据么?”


虞孟梅冷冷道:“她唱花旦的,突然让她去演彩旦,你是存心要她丢丑。”


“这话从何说起啊?有人都能从花旦唱到小生,让她演个彩旦怎么了?”梁艳芳眼风向虞孟梅一挑,“救场如救火。虞小姐平日里不是把戏看得比什么都重么?与其和我在这里吵架,不如赶紧去教那小丫头两招。不然后面上了台,被观众喝了倒彩可怎么办?”


虞孟梅盯了她一会儿,转身来找陈云笙。显然那人已和陈云笙说过。她这时正在化陈氏的妆。


“小笙。”虞孟梅放缓语气叫她。


“虞姐!”陈云笙丢开粉饼,高兴地向她跑过来,“我今天唱《赖婚记》,不过演的不是孙谷梅,是陈氏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虞孟梅欲言又止。


陈云笙不笨,很快就从她的沉默中捕捉到一丝异样。她低头片刻,忽然醒悟过来:“虞姐,你怕我演砸了是不是?”


“你唱花旦的,突然让你演陈氏……”火烧眉毛的当头,虞孟梅也有些一筹莫展。陈氏这场的戏份极重,还有大段大段的词,现学现卖也来不及。


“没关系的,虞姐,”陈云笙笑着说,“我以前是百搭。彩旦能应工的。”


“咦?”虞孟梅吃了一惊,重新打量陈云笙。这姑娘年纪不大,竟然能当百搭?


“不过……”陈云笙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这个百搭其实有点勉强。老生唱得不好。而且以前剧场小,观众要求不高。这边嘛……”


“老戏而已,你不用担心。”虞孟梅说。


其实老戏才是难演。观众看得熟,出一点错,他们便会知道。不过这当口,虞孟梅不想打击她。


“好好演,”最后虞孟梅摸着她的头说,“演好了,过几天虞姐带你出去玩。”


“真的?”陈云笙又惊又喜。


虞孟梅冲她伸出小指:“一言为定。”



乐声响起,陈云笙双手捏着一串念珠出场了。虽是化了妆,可她怎么看还是小姑娘模样,做老旦妆扮也像是小孩子强扮大人。不过陈氏本是喜剧角色,观众见了她的样子,也不以为意,反而觉得十分好笑,先给了她一阵掌声。


陈云笙亮完相,一边走着碎步一边开口:“经堂无心念经,为着阿囡终身。乌家穷在冷庙,贫富怎能配亲?方才兄弟来说,拣着人家一份。前村浒山马家,财广势大豪门。真是菩萨保佑,这门亲事称心。终身爹娘做主,阿囡勿会勿肯,勿会勿肯!”


即使压低嗓子,陈云笙的声音演起陈氏都还嫌太亮,可是她的节奏、咬字都是极好,而且不少观众已对她有了印象,如今见她不演闺门旦,倒唱起了彩旦,新奇之余,对她的要求也会放宽。部份观众还交头接耳,说这小姑娘挺能耐,既能演女儿孙谷梅,还能演她妈陈氏。


陈云笙以前经常跨行,台下观众又没嘘她,很快就进了状态。倒是场边的虞孟梅一直捏着一把汗。她自己上台都没这么紧张过。


梁艳芳有意要让陈云笙出个大丑,这时也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走了过来。谁知台下竟然很平静,还不时被陈云笙逗乐,发出阵阵笑声。

因为乌家被火焚毁,陈氏想赖掉婚事,让女儿另嫁豪门。可是女儿谷梅不肯,坚信乌玉林会有翻身之日。母女俩你来我往,各不相让。最后陈氏百般劝说不成,放出狠话来:“捺个男人一生一世勿会翻身哉。若要翻身,做娘的倒有一比。”


孙谷梅问:“母亲,你将他比做何来?”


陈氏便开始讲了:“若要玉林转翻身,哗啦啦岩山劈开变黄金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铁树开花结铜铃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毛竹脑头倒生根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冷饭抽芽三寸芯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扫帚柄里出冬笋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鸭蛋铺路到南京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雷峰塔搬家到北京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砻糠好搓渡船绳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黄犬出角变麒麟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乌龟脱壳变猢狲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白鲞剖开放啦水里扭几扭几会还魂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鲤鱼嘟答嘟答飞过山头顶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东洋大海积灰尘。若要玉林转翻身,六月河水冻成冰。若有一件会照应,捺格男人会翻身。倘若一件勿照应,要翻身今生今世难翻身!


这一大段,陈云笙唱得是字字清楚,声声入耳。越到后面板式越急,她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可是咬字仍然毫不含糊。加上她声线极好,听来直如大珠小珠落玉盘。不多时,她就甩着念珠,唱完最后“今生今世难翻身”这几个字。声音方落,观众席上就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。


虞孟梅听了这段,心下大慰。转头去看梁艳芳,见她脸色都变了。

“这可是……”虞孟梅走近梁艳芳,凑在她耳边,一折三叹地用戏腔小声念了一句,“偷鸡不成,倒蚀把米——”



《赖婚记》演得圆满,虞孟梅依照约定,特意抽出一天空闲,陪陈云笙出去玩。


出门前虞孟梅问过陈云笙,有没有她特别想去的地方?可是陈云笙眨着一双眼睛说:“虞姐你定吧。只要有你在,什么地方都是好的。”


虞孟梅失笑,最后决定带她去看电影。


两人去看了黑白片《呼啸山庄》。


陈云笙从来没看过电影,觉得十分新奇。而且《呼啸山庄》是外国片。那些外国人风气开放,动不动就搂搂抱抱。他们又是真正的男男女女,可不像她们唱越剧,都是女的。陈云笙看得脸红,想要捂眼睛,又怕错过剧情。


虞孟梅把她的举动看在眼里,又是好笑又是无奈,后来忍不住贴着陈云笙的耳朵说:“看他们的表演。”


陈云笙的戏曲功底是好的,表演虽然进步神速,终究还是欠点火候。国外电影的演技十分细腻,正好可以让她观摩学习,所以虞孟梅特意带她来看。


陈云笙一向把虞孟梅的话奉为圭臬,听她这样说,只好按捺住自己的羞意,认真观看影片。最初的不适过去后,她就被剧情吸引进去了。原来爱情戏可以这样写,这样演。她越看越投入,到后来男女主人公生离死别,陈云笙几乎想要放声大哭。虞孟梅怕她真在电影院里嚎哭起来,连忙把她的嘴捂上,另一只手却温柔地圈住了她。

陈云笙被她安抚,慢慢平静下来,然后就觉得不太自在。她现在几乎是被虞孟梅抱在怀里。这可不是台上演戏那样象征性的轻轻触碰,而是实实在在的搂抱。陈云笙的脸渐渐红了。


好在电影院黑,脸红也看不出来。虞孟梅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异样,看她情绪稳定,便松开手坐了回去。可是陈云笙的心还在砰砰直跳。一直以来,她觉得虞孟梅是她崇拜的对象。可是刚才那一抱,她觉得似乎有点不一样。自己就好像电影里的希刺克利夫,爱上了主人家高贵的小姐凯瑟琳。可是她和虞孟梅都是女的。两个女人也可以相爱吗?陈云笙迷惑不已。


看完电影,虞孟梅提议去吃饭。可是临去前,她在包里翻了一阵,竟然没看到自己的钱包。


陈云笙急了:“是不是落在电影院了?我们快回去找。”


两人折返去电影院找了一遍,还是没有发现。陈云笙都要急哭了,虞孟梅却不甚在意地说:“找不到就算了。不过没有钱,可不好请你在外面吃饭。”


陈云笙说,那就别在外面吃了。虞孟梅却不答应,说是带她出来玩的,哪能这样草草收场?而且没有钱包,她连雇车的钱都没有。这么远的路,她才不想走回去。


陈云笙连忙去掏自己的袋子:“我有钱……”


不料虞孟梅一把按住她:“跟虞姐出来,哪能让你花钱?放心吧,你虞姐有的是办法。”



申 明


本文首发于晋江文学城,经作者授权在“旧雨闲话”公众号连载。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


插图由作者授权“旧雨闲话”公众号使用,请勿盗用




雨不来

雨来
常时车马之客

旧雨闲话


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我们




Copyright © 海外粉底液批发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