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若梦 为欢几何

弘益茶道美学 2018-09-18 10:26:13

 世间最好的爱情是什么样子?

举案齐眉,心心相印


世间最好的友谊是什么样子?
知心密友,诗酒猖狂


世间最好的生活是什么样子?
登高望远,浪迹天涯



合上沈老的书,脑子里仍挥之不去就是这三个问题,一如他来答,估计这就是他的生活写照吧。《浮生六记》是清朝长洲人沈复(字三白,号梅逸)著于嘉庆十三年(1808年)的自传体散文。


沈复一生坎坷,替朋友担保被坑、因误会被父亲赶出家门、后又因弟弟怕他分家产,再次离家漂泊。虽得朋友相助间歇当过几次幕僚,但仍以卖画维持生计。他虽命途多舛,但终是幸运的,不用辗转反侧上下求索,就获得了芸娘的情深义厚,可以一起过布衣素食,与艺术相伴的生活。后因封建礼教的压迫和贫苦生活的磨难,理想终未实现,与妻子也阴阳相隔。



他对景物和游历所见所闻刻画细致,让人体会到他实干家的节气,初读可能会略微懵懂,但随着景色和情感的深入,跟着他的文字,展开想象力就能将百年前的一石一景全都浮现于眼前,真的有观全书,走天下之感。该书通体清澈,言词优美,虽然记录的都是生活中的小事并无稀奇,一路上人物的命运也着实叫人唏嘘,一一读来却让人有种丝丝的羡慕之情。



沈复拥有一位叫芸的妻,林语堂说芸是"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一个女人",诚非过誉。读完全篇,就连我也萌生了沈复简直配不上他妻子的念头。


沈老的《闺房乐记》是本书精华所在,而芸就是这核心中的核心。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旧社会,芸就像一个另类,她拥有白玫瑰的体贴与柔情又有红玫瑰的热忱与活力。她心路活泼,敢于女扮男装去看庙会、能够雇了馄饨摊子为赏花会温酒;她天生聪颖,诵一遍《琵琶行》即自学识字、知晓诗词韵律,能写出秋侵人影瘦,霜染菊花肥的诗句;更可以在贫苦时期用巧心将生活点亮,在花前月下与丈夫对酌谈诗。她不是什么博学深厚的女子,但她用自己的灵气将生活过的多了一份精致。


记得《爸爸去哪儿》中有一幕让人映像深刻。爸爸们在农家小院做饭给孩子们吃,曹格的妻子则从附近的空地拔了些狗尾巴草,将草洗净,编成一个个小筷架,又将废弃的玻璃瓶洗净注满清水,抓一把野花配着青嫩的树枝插在瓶中,整个饭桌因这些细节顿时充满生机与活力,让人完全忘了自己身处艰苦的环境之中。


所谓精致生活,无非就是将生活当成一种仪式来对待,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能将生活感受和品质提升不止一个高度。用心经营生活的人内心富足,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在平淡生活中过出乐趣。



三毛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女作家,她和荷西的爱情故事让人歆羡,许多人都觉得荷西是难得一遇的好男人。但如果换做他人,即使有了荷西也未必能成为三毛。三毛没有矫揉造作的姿态,没有故作文艺的情怀,有的只是平淡生活中用心经营生活的热情。她可以在垃圾堆里捡废弃的轮胎做成人见人抢的沙发,可以用空啤酒瓶沾染五颜六色的油彩挂在窗前当风铃,可以和荷西在大饭店里胡吃海喝,也可以在家给他煲一盅粉丝汤,还偏逗他说粉丝是雨水做成的。三毛荷西爱情的美好无非就是,我想要褐红色的首饰盒你送的恰巧不是墨蓝色。



现实社会中,婚姻被附加了太多条件与门槛。有些人觉得时间到了,该结了;有些人觉得条件不错,该嫁了;有些人觉得他对我好,不能错过了;有些人为了孩子的基因,凑合凑合也可以过。但他们常常忘了,精神的契合才是婚姻常鲜的密码,相同的信念和价值观才是携手一生的真谛。不在乎你在哪儿,不在乎即将要去的地方,在乎的只是有没有那么一个人可以晨日与我诗书茶,黄昏与我并肩行。


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。人生碌碌,世事茫茫。寻一个爱人,觅一群知己,看花枝堆锦绣,听鸟语弄笙簧,这便就是最好的时光。



看完文章喜欢就分享到朋友圈

最下方可以写留言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找茶


(此文原创。 责任编辑:陈若睿


作者: Elaine.M  / 弘益撰稿人

 身在城市间穿梭,心在田野中奔跑。看书写字、品茗听雨,美好的生活愿在这种时光中无限延长。 




投稿:成为弘益撰稿人。研究爱茶人的衣、食、住、行、用……分享对茶、生活、美学的践行与感知。在弘益茶道美学,用你的文字,标记你的美好。详询弘益撰稿人制度可加微茶师微信(wechashi)




推荐关注


新闻客户端

今日头条:弘益茶道美学

搜狐:弘益茶道美学微刊

网易:弘益茶道美学


生活美学家 微信 shmx-123

生活美学主题 视频/音频/摄影 


视频专区

腾讯视频  优酷视频 

搜索“美学坛”播放


微店

弘益生活茶

微信服务号 chashiyhm


Copyright © 海外粉底液批发联盟@2017